2010年新“族群”大盘点

2011-01-12 21:34:18来源:作者:

    回首2010年,当别人问你属于哪一“族”时,如果你毫不犹豫地回答“汉族”或其他民族,那多数人会非常遗憾地告诉你:“你out了!”从最早的追星族开始,越来越多稀奇古怪的“族群”诞生。去年月光族、啃老族火了

    回首2010年,当别人问你属于哪一“族”时,如果你毫不犹豫地回答“汉族”或其他民族,那多数人会非常遗憾地告诉你:“你out了!”从最早的追星族开始,越来越多稀奇古怪的“族群”诞生。去年月光族、啃老族火了一把,今年又开始流行起傍傍族和恐归族了。2010年各式各样的“族群”层出不穷,让人眼花缭乱,你是属于哪一“族”?一起来看看互动百科的年度盘点。。。。。。


傍傍族

 傍”是依靠的意思,广义上社会是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组成的,人不能离开“关系”而独立存在,在现实生活和工作中,人们也确实需要彼此依赖于各种社会“关系”,但“大树底下好乘凉”,“傍傍族”的行为无可厚非,但如果人人都要去傍,事事都要去傍,那么还有谁会去奋斗和创新。


团居族

孩子们一旦成家,就会和父母分居两处;亲戚朋友除了过大节办喜事碰个面,平时甚少走动;晚辈们因为忙于工作,很难做到“常回家看看”……眼下在某些城市市区,亲朋好友们为了来往方便,不被外人欺负,互相有个照应、多增加来往,而同择一地段或者同一小区互相挨在一块儿居住,这种现象被称作“团居”现象。


恐归族

恐归族是对那些在外地工作,不愿意回家过春节的人的概称。在常人眼里,甚至在自己的父母亲人眼里,“恐归族”有那么一点冷血,甚至还容易和不孝牵连在一起,但对“恐归族”来说,恐惧回家实在有太多的理由———回家要做的事情太多,可假期永远太短;年底各种开销加大,回家过年无疑又是一次“大出血等等。
 

悄婚族

悄婚族,指崇尚简约低调结婚方式,只领证不摆婚宴的人。时下很多青年夫妻领完结婚证后,不举办复杂的婚宴,只请几个要好的亲戚朋友吃顿饭宣布两人结婚的消息,采取这种方式的以80后居多,他们被称为“悄婚族”。


悭钱族

“悭钱族”来源于一部集聚了众多香港明星的喜剧电影《悭钱家族》 ,影片中由曾志伟、郑裕玲、杨千烨等人扮演的失业“一家子”的悭钱行为不仅令人捧腹,更包含几多辛酸,他们为了省钱跑去公厕洗澡,去商场试吃免费食品,对于彼时亚洲金融危机仍存留记忆的香港观众而言,观影后难免感觉笑中带泪。


新丁克族

在中国,生儿育女历来是头等大事。如今,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已然到了婚育年龄,然而社会竞争激烈与崇尚个人空间的观念使得不少年轻人选择了“丁克”生活。但是,在父母的催促及传统观念的压力,大多数人则开始生儿育女,可他们却步入了另一个“新丁克”的模式,即只生孩子不带孩子,孩子交给老人带。


月光退休族

在物价飞速上涨,而工资不涨的情况下,一群曾经为了国家奉献出青春,坐等安享晚年的退休职工却尴尬地沦为了“月光族”。没有安全感的生活让这群人开始想方设法再就业。于是,退休职工又开始上班了,虽然工作岗位远没有那么光鲜照人,收入也微不足道。但他们会说:“补贴点生活!”


柜族

一个新的族群,他们拥有一个集装箱的“小户型”。两个集装箱重叠在一起就算跃层,这样苦涩的自嘲背后,反映出的是“蜗居族”最深切的无奈。他们被称为“柜族”,这是一个苦涩的字词。类似于迫于住房压力而蜗居在集装箱里的现象,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存在。


海囤族

物价飞涨催生海囤族,在一片“涨”声中,不少人想赶在“涨价”之前囤积生活必需品,他们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囤族”,甚至还有人自称“海豚(囤)”,即海量囤储。


爱堵族

爱堵族是指那些喜欢在堵车的时候做一些其他事情,并乐此不疲的一类人群。有人一遇堵车就着急火攻心,俗称“路怒族”;有人一堵车就兴高采烈,我们暂命名为“爱堵族”。用微博搜“开车+iphone”会跳出713条有关微博;搜“边开车边微博”,会跳出125条相关信息;搜“堵车+打僵尸”,有12位网友表示曾做过这样的事。还有人专门趁堵车时学习或活动身体。


蚁族

“蚁族”并不是一种昆虫族群,而是“80后”甚至“90”后一个鲜为人知的庞大群体——“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指的是毕业后无法找到工作或工作收入很低而聚居在城乡结合部的大学生。之所以将该群体名之为“蚁族”,是因为这个群体和蚂蚁有许多相类似的特点:高智、弱小、群居。“蚁族”,是对“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典型概括,是继三大弱势群体(农民、农民工、下岗职工)之后的第四大弱势群体:受过高等教育,主要从事保险推销、电子器材销售、广告营销、餐饮服务等临时性工作,有的甚至处于失业半失业状态;平均月收入低于两千元,绝大多数没有“三险”和劳动合同;平均年龄集中在22—29岁之间,九成属于“80后”一代;主要聚居于城乡结合部或近郊农村,形成独特的“聚居村”。他们是有如蚂蚁般的“弱小强者”,他们是鲜为人知的庞大群体。


蜗婚族

面对房价和房产升值的诱惑,一些离婚的80后选择继续蜗居在一起而不是分道扬镳,他们自嘲为“蜗婚族”。


赖班族

在中国内地,一般上班族的下班时间都在下午五点到六点半之间,但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的许多写字楼里到了晚上还是透出片片灯火,这群加班的人中有无奈“被加班”的,有为了避开下班高峰期的交通拥挤而“赖班”的,另外也有一群因寂寞不愿回家的“赖班一族”。


钟摆族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突破城市界限,工作生活双城化、房子两地买、婚姻周末化,社交网络多城交叉,原有的单一城市生活工作模式被打破,“钟摆族”(pendulum clan)应运而生。[1]   随着长三角一体化日益加深,长三角出现了诸多“钟摆族”,如家在杭州,办公室在上海火车站附近的袁先生已经做了好几年的“钟摆族”,有很深刻的“异地同城”感。有意思的是,不仅有穿梭于北京、天津、滨海新区的“钟摆族”白领,河北衡水安平县也有12万穿梭在农田和工厂之间的“钟摆族”农民。


零帕族

“零帕族”是指栖身于现代社会各种角色、承载于来自生活及工作中的各种压力、仍能保持积极乐观心态来面对的人群。该类人群并非是没有压力,却是懂得如何化压力为无形。族人皆拥有正确的价值观,既不随波逐流,也不屈从人生枷锁,在物欲横流的现实生活中淡定、乐观并且积极向上的生活。他们大智若愚,深知人生的意义不在于走得更快,而在于走得更远。
 

关键词:网络词语

赞助商链接: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极速快乐8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快乐赛车 幸运赛车 欢乐生肖 幸运飞艇官网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秒速时时彩 韩国1.5分彩